2015/0522

山东快书金瓶梅

  作者金子(王军)
  
  当嘀咯当,当嘀咯当,
  
  当嘀咯当嘀咯当嘀咯当
  
  上次说到:金莲暗把武松钓,
  
  武松没往上面想。
  
  话说楼上聊着天,
  
  武大买回好多样。
  
  肉菜果饼和佳酿,
  
  放在厨房开了腔:
  
  “大嫂下来帮帮忙,
  
  弟弟肯定饿得慌”
  
  妇人很是不高兴,
  
  “看你这么不懂事,
  
  叔叔在此有话讲,
  
  无人陪侍不冷场,
  
  却还让我去帮忙。
  
  武松忙劝嫂方便,
  
  自己喝水茶不凉。
  
  妇人道:“何不去请咱邻居,
  
  好帮咱的王干娘”
  
  武大前去叫干娘,
  
  一会功夫安排妥当。
  
  端上楼来摆上桌,
  
  随即把那酒来烫。
  
  武大让妇做主位,
  
  武松对面客人方。
  
  武大打横坐中央,
  
  给人斟酒他紧忙。
  
  夫人端起酒杯来,
  
  “叔叔休怪酒不香,
  
  招待不周多原谅。
  
  请饮干净杯中酒,
  
  算我先敬别推让。”
  
  “感谢嫂嫂还不尽,
  
  可不能够这么讲。”
  
  武大只顾忙酒菜,
  
  妇人笑容可掬样。
  
  满口不停叫叔叔,
  
  “果肉怎不拣着尝”
  
  拣着好的递过来,
  
  让你没法再推让。
  
  武松性情直汉子,
  
  直觉嫂嫂热心肠。
  
  谁知她是使女身,
  
  惯会耍些小伎俩。
  
  妇人陪喝几杯酒,
  
  眼睛不离叔身上。
  
  武松感觉不自在,
  
  只得低头不敢望。
  
  吃喝一会酒饭饱,
  
  告辞起身开了腔:
  
  今天酒菜很是香,
  
  改日再把哥嫂望。
  
  武大说:二哥没事再几杯,
  
  肯定没有放开量。
  
  武松告辞不让送,
  
  门外妇人又重讲:
  
  叔叔必要搬来住,
  
  别人笑话俺不让。
  
  亲兄弟不是外人,
  
  争口气,我们也风光。
  
  “既是嫂嫂真厚意,
  
  今晚取来俺的行囊”
  
  “奴在这里一定等,
  
  说话算数不说谎”,
  
  话到此处是第一回,
  
  好坏听听鼓鼓掌。
  
  不然俺就不再来,
  
  让你想听做梦想。
  
  想听下面啥故事,
  
  等俺下回继续讲。
标签: :搞笑段子
0
0
2014/11 03

色系军团和老婆一样

色系军团和老婆一样
标签:
2
2